散文

【心得】離真相越近,看的越模糊——魔幻對決

27 7 月, 2019

觀賞心得大暴雷版

前天看完第三集,其實我就推到顏可茵是主謀了。關鍵在第二個案子,議長特助古秋生命案,關鍵的一句話是「沒有一個人可以出現在兩個時空」。阿達會懷疑的是一切證據的取得都太簡單了,而且都很齊全,古秋生墜樓後他的兒子古漢聲擁有非常完美的不在場證明,也都有人可以證實他的不在場證明,阿達說太簡單,我當時的推論是,這是安排好的。

古龍小說《碧血洗銀槍》裡女主角大婉有一句話:「我不相信巧合,因為那必定是有人安排的。」

【心得】離真相越近,看的越模糊——魔幻對決

確實是安排的,而且從上到下都是很精密的安排,不只古秋生命案,所有的案子都是。古漢強是古秋生的養子,他有一個雙胞胎兄弟,叫張興華,古漢強利用張興華來完成他殺古秋生的計畫,這計畫很精妙,也成功的利用的古漢強作為電纜工人的能力完成,案子破了。我看到這裡的時候腦袋就不太爭氣的開始推理了。

顏可茵只是個魔術師,她哪來的神通廣大可以找到古漢強有雙胞胎兄弟?顏可茵甚至連去戶政調口卡的能力跟資格都沒有,當時她還是藍昊威命案的疑犯,是阿達把她借提出來的,嚴格來說顏可茵根本是合法在街上趴趴造的殺人嫌疑犯啊,形同挑戰警方跟司法,且她跟阿達攀談的時候不只一次說不相信警察跟司法,我當時的理解是,顏可茵有被傷害過;然而她嘴上說不信,卻依然繼續跟阿達四處跑。

嗯……感覺就是在挑戰警方呢,實際上顏可茵也確實在挑戰警方。

先爆了,顏可茵是真兇,而且她的恨意之深其實可以殺更多人,包含想破案的阿達、幫她做道具的楊承風、幫她帶消息的助理鬼鬼。

【心得】離真相越近,看的越模糊——魔幻對決

第一起案子是俄羅斯輪盤;第二起案子是瞬間移動;第三起案子利用鏡子,都是魔術手法,顏可茵學魔術也是有目的,甚至佈下的網,都是她縝密的安排。顏可茵自己編網、自己撒網、自己收穫,除了刑事局長譚肇英在前往育幼院後山時追上去想殺她不在她預期之內,整個案子幾乎都是顏可茵安排好的。

顏可茵最失算的地方是,她遇上熱血刑警江政達——我前面都叫他阿達,後面基於簡單就繼續叫他阿達了。

魔術師不僅需要懂得使用機關,還需要參透人心。顏可茵作為優秀的魔術師,她很清楚;她知道她想殺的這些人背後都有自己的恩怨:藍昊威碰到始亂終棄的男友,被拋棄後生無可戀、古漢威想殺養父、林明潔想殺丈夫,也打聽到這些人的背景——Jason身為顏可茵的經紀人,他可以安排藍昊威的位置,甚至讓他上台;古漢威是電纜工人,有雙胞胎兄弟;林明潔家裡以前是開玻璃工廠的,很懂玻璃。

暗樁安好了——在舞台上形同機關佈好了,換手法了。

顏可茵利用這些人的能力,幫他們想好了作案手法,讓這些人按照她的意旨殺人。社會是她的魔術舞台,這些人是她表演時的自願者,而警方是台下的觀眾,然而阿達想知道魔術背後的手法。在被偵訊時顏可茵不只一次說魔術師不能公開表演內容跟表演手法,除了維護魔術的神秘性。還有更恐怖的,顏可茵搭了這個大舞台,要結束這些人的生命,也要結束自己的,所以她回到育幼院,進行她口中的『最後一場表演』。

她改了槍枝的機關,教藍昊威怎麼換子彈;教古漢強觀察同胞弟弟的生活作息、製造假密室殺父;教林明潔利用玻璃折射原理製造假路讓議長開車自摔,透過知之甚少的助理鬼鬼帶訊息給這些人,事件發生後如她所預期,警方盯上她,把她列為頭號嫌疑犯,真兇在一開始就把自己打成嫌疑犯。顏可茵用別人的手殺她想殺的人,然後再站出來拆解她自己的手法,阿達信了,他相信顏可茵是無辜的,觀眾看到這裡也相信顏可茵是無辜的。

情財仇是殺人最常見的動機,顏可茵佈下這個殺人舞台的動機就佔了兩個:情跟仇。情是對母親的複雜情感;仇是母親被殺的仇恨。

阿達跟顏可茵去超商調古漢威——其實是張興華在外面徘迴等候的監視器畫面,阿達問起顏可茵為什麼她被抓,新聞這麼大,她的家人不聞不問,顏可茵冷回阿達關他什麼事,阿達震驚時顏可茵才緩緩道出她父不詳、母親討厭她,在她很小的時候過世了。

顏可茵沒有說的是,小時候她看到議長進了她家,找她母親談話,她聽了母親的話躲進了房間,但她走出來母親就死了,當時只是普通女警的譚肇英跟幼年的顏可茵說:「沒有人可以同時在兩個地方出現。」

這句話應該就是顏可茵背棄楊承風,離開育幼院去學魔術的契機,所以楊承風才會一見到顏可茵就罵她是騙子。

『人真的不能同時在兩個地方出現?』這是小顏可茵的疑惑,她後來發現可以,想到手法的她要鬼鬼回育幼院調資料,找到了張興華,教古漢威利用張興華進行計畫。去戶政調口卡很困難,去育幼院調資料相對下容易多了,雙胞胎這層關係解了深埋在顏可茵心中的謎;林明潔的底對顏可茵而言並不困難,公眾人物娶嫩妻怎麼不會引起注目,不用她動手,媒體自然奉上所有資訊。

控制了林明潔這個「機關」,議長的生命等於捏在顏可茵這個真正的魔術師手裡。議長死了,表演結束了,顏可茵正式走下舞台,帶著她的生命,與那個讓她痛苦的誤判:第一名死者應該是用繩子吊死母親的譚肇英;不是寫信到政風室檢舉譚肇英的藍昊威。

再怎麼精密的魔術表演也可能有漏洞;再怎麼精心計畫的命案也不例外,除了信,就是阿達了。看似傻的阿達推理出了顏可茵的計畫,他想制止,但顏可茵選擇賠上生命;阿達的傻勁讓顏可茵對警察與法律產生一點動搖——雖然那點風吹草動沒有影響到顏可茵的決心,這點從她稱讚阿達的時候可以感受到,這個社會似乎有了一絲絲希望,只是那個希望不是降在她顏可茵身上。

顏可茵的狠除了制裁兇手以外,還表達在所有愛護她的人身上,雖然她事後努力把楊承風、鬼鬼跟阿達推開,但只有鬼鬼選擇走下台,楊承風跟阿達繼續待在這個顏可茵親手搭建的舞台上,看著顏可茵親手毀掉這個舞台。

顏可茵、林明潔、譚肇英都殺了人,她們也都有選擇的餘地,真的沒有選擇的只有林明潔,議長不死她只能永遠困在豪宅,她當時曾說不後悔殺了議長,殺了議長反而心裡得到平靜,跟家暴受害者殺害家暴加害者的回應一樣。譚肇英就算不舉發也可以一走了之,她無須待在現場當幫凶,包庇罪犯跟協助罪犯,罪行是差很多的,戲裡沒有明講議長跟譚肇英的關係,無從判斷他們倆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會有這麼深的牽絆,非得幫對方善後,所以我認為譚肇英有機會不殺顏可茵的母親,雖然她最後選擇殺顏母,甚至想殺害顏可茵。

放下仇恨很困難,然而對顏可茵而言真的很困難?我覺得她有機會停下來,至少可以不傷害自己、不要讓愛護她的人難過。當初她拿到林明潔送上的檔案,發現殺錯人的時候在楊承風面前痛哭失聲。錯誤已經造成,顏可茵大可作壁上觀,讓實際上的殺人兇手人得到法律制裁——反正這些人都有充足的理由動手。之後的顏可茵心裡只有仇恨,報了大仇的她也失去生存目的,阿達跟楊承風的行為對她沒有產生作用,阿達對顏可茵產生的作用只有稍微相信司法了,然而這樣或許就夠了。

顏可茵墜崖了,帶著她的仇恨,與對這個世界的一點點期望。

每個案件背後可能都有無法言明的原因,無法為所作所為開脫,卻可以讓真相更清楚,然而如顏可茵告訴阿達的:離真相越近,看的越模糊,真相是什麼?事實又是什麼?

或許都隨著顏可茵的墜落,一起沉進深海了吧!

頁次: 1 2

無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