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寫作,你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五、魔掌與驚悚

今天是基於向某部作品致敬還有祝一位老朋友生日快樂,才會下班回家還開電腦寫這篇,不過也是因為我最近懶得放存稿,日子難得,就來寫點不一樣的。

之前在迷明日的口袋書時對恐怖驚悚很感興趣,後來明日不做出版後就沒有再涉獵恐怖驚悚這一塊,畢竟台灣對恐怖驚悚的接受度還是低於……那個類別,嗯好啦愛情小說,而且恐怖驚悚本來也就很難寫,如果請個鬼來串串場還好一點,把鬼魅抽掉的話就更難寫了,所以蠢作者也沒有碰恐怖驚悚,只是我覺得總是要試試看,還要實境一點,然後我就不小心看到這部很喜歡的台灣靈異事件的單元。

【關於寫作,你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五、魔掌與驚悚

因為個人私心(主角戲份偏少,對啦我是主角廚),所以一直沒看過這個單元,後來想了一下還是找來看,看完覺得這個單元很有驚悚的氛圍,驚悚片最吃的最後一幕雖然用老梗,但很多時候梗是老的好,夠嚇人就是好梗了。

【魔掌】劇情簡介

計程車司機吳永成(施羽飾)性格好色,經常性侵女性乘客,有很多風化前科,然而他的妻子秀月(周雅芳飾)渾然不知。一日他載到一名女乘客高惠茹(趙心妍飾),吳欲故技重施,想騷擾高,卻被高嚴厲斥責,吳一氣之下殺了高,還解下她手上的手錶戒指,送給了秀月,然而秀月自戴上戒指後便屢屢出現怪異的行為,甚至去找高的丈夫林復國(王夢麟飾),這些舉動讓吳永成越來越害怕,高惠茹透過戒指有如魔掌一般束縛著吳永成,要他不得安寧……

我看完的第一秒是想到彭婉如命案,其實心酸酸的,希望這類的事不要再發生,也或許是取材自此案吧,看完總是難過。

台靈有時讓我覺得反感的是整部戲感覺都是鬼在演,死人比活人還忙的感覺,而這個單元其實是戒指在演(欸?),但這只戒指還演的真不錯,我是說因為戒指而被附身的周雅芳演的不錯,拿洗冤當她的代表作我覺得有點怪,洗冤不是一兩二的場?

離題了,回到魔掌。

其實好的驚悚小說並不是透過鬼,這裡不談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鬼在任何作品的用法就像彩蛋,要適當的用,電影裡如果什麼梗都在彩蛋,正片其實都在襯托彩蛋,豈不是很無聊。換成鬼的用法,整部戲鬼都飄來飄去,人都不用表現了,那是鬼魅小說,不是驚悚小說。

一個人用什麼判斷一個人?長相外型是基本,再來是性格與語言習慣,如果一個人的習慣莫名的改了,那還會那是你認知的那個人嗎?例如蠢作者的文章裡如果沒有流血也沒有髒話,可能就要懷疑這些東西是不是蠢作者寫的(完全不是這樣)。其實人的認知薄弱,容易因為一點小現象就懷疑自己以往認知的,就算是眼見為憑都有可能隨意推翻。

那個人是誰?

例如在魔掌中,劇中戴上戒指的周雅芳到底是死去的高惠茹、還是秀月?

看到她的樣子,任何人都會覺得她飾演的是吳永成的太太,但她的言行舉止中卻可以看到高惠茹的影子,就像高的丈夫林復國說的:『我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實際看到並認識高惠茹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在秀月身上找到高的影子,但又明確知道她並非高惠茹,在活者身上找到逝者的影子雖然感傷,卻也是很恐怖的,究竟是投射作用,還是逝者真的回來,無法確定。

這是很多驚悚小說的驚悚點,無法確定就像怕黑一樣,就算長大了、變勇敢了,潛意識中依然恐懼。當周雅芳徘徊在角色高惠茹與秀月中間時,讓觀眾懸著心的不只是吳永成會不會付出相等的代價,還有戴著戒指的周雅芳到底是秀月、還是高惠茹?

一句「我很喜歡它(戒指),我永遠不會脫下來。」讓高惠茹追著戒指,也追著殺害她的吳永成。吳永成問秀月是否變了,秀月只是淡淡的回道:「我沒有變,我還是我。」但,那場戲的周雅芳到底是秀月、還是高惠茹?這是我最害怕的,而整部帶給觀眾的恐懼點就是這個,還有屢次出現的那句話。

「我回來了。」

誰回來了?高惠茹?是吧!然而最後將戒指交給警方的秀月,依然戴上高惠茹生前戴的金邊眼鏡,重複那句話,她回來了。戒指脫了手的秀月為什麼還是高惠茹的樣子?那場戲的周雅芳到底是職場女強人高惠茹?還是村婦秀月?

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是驚悚片了吧!

【關於寫作,你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五、魔掌與驚悚小說

劇末再問一句,誰回來了?你知道嗎?我不知道。

BTW,英華姐生日快樂,雖然遲了點。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