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欲望滿足的瞬間,即是償還的時刻——第八號當舖(下)

在我花了快三千字寫可愛的阿精之後,來探討其他角色,至少要談談韓諾,畢竟他是男主角,蠢作者寫女主角寫的這麼開心,也不能冷落男主角吧,何況杜德偉是真的挺帥的,不寫一下挺對不起他的。

【心得】欲望滿足的瞬間,即是償還的時刻——第八號當舖(下)

韓諾側寫

我不知道觀眾有沒有注意到,其實韓諾跟阿精是清末極端的社會問題,韓諾出身富家,衣食無虞、接受高等教育;阿精出身貧農家庭,三餐有一頓沒一頓,父母因為他是女孩視他為賠錢貨,從沒給他好臉色看。小說中甚至設定阿精的家鄉水災,在迫不得已下只好離家。韓諾接受高等教育,飽讀詩書;陳精完全沒受過教育,目不識丁。更簡單一點看,這對主從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們的身份差異,韓諾,用詞看起來挺講究,而韓父韓母也確實接受高等教育;陳精,陳是很平常的姓氏,到鄉村隨便撈都一堆,名字看起來就是父母受的教育不高,加上又是女孩,就隨便起了。

如果沒有阿精在婚禮時偶然闖入韓府,這兩個人根本不會碰上,貧富差距顯現在這對主從身上,某種程度上也是當時中國的悲哀。

剛開始目不識丁的阿精在宣傳照中卻拿著筆記帳,除了強調他作為夥計的身份,其實也有底層階級往上爬的意味。阿精在第八號當舖中甚至擁有無法被取代的地位,韓諾說阿精做的帳「絕不虧損」、韓諾看到白字時下意識呼喚阿精、孫卓竄改帳目後字會消失,都是象徵阿精做的帳在當舖中才有用。

一個出身底層,死了也不會有人注意的人民搖身一變成為能左右一家當舖的夥計,很難想像,但就是發生了。原因是韓諾的惻隱之心,在阿精闖入新房時叫管家韓通帶阿精去吃東西、阿精誤殺芙蓉後把阿精帶走,帶他回到當舖。如果韓諾打一開始就叫僕役把阿精趕走,不會有後面阿精對韓諾的死纏爛打,因為對阿精而言,韓家是唯一對他好的人家,帶他去吃飯,是阿精自己跑掉才在春滿樓受罪。然而在春滿樓,阿精又遇上韓諾了,為了逃出春滿樓跟這個狗屁倒灶的日子,阿精不惜殺人也要巴住韓諾,最後進入第八號當舖。

阿精的主動對一個想逃脫現在生活的底層人民而言很正常,但很值得注意的是,韓諾雖然第一次拒絕阿精,但他並沒有很強烈的把阿精推開,韓諾對阿精都是冷處理,直到他真心把阿精當夥伴。

【心得】欲望滿足的瞬間,即是償還的時刻——第八號當舖(下)

公子哥韓諾應該從來沒想過會跟一個貧家女阿精站在一起。

然而扣掉對阿精這些,韓諾真的很自私,他一直以來都沒有去嘗試了解幸福是怎麼回事,韻音要的幸福、阿精要的幸福。他認為讓韻音不缺能疼愛的男性就是給韻音幸福,然而韻音要的並非如此,韻音要的幸福是「懷念韓諾」,韻音臨終前韓諾到了他的床邊,韓諾問他為什麼不接受這些追求,韻音淡淡的回應:

「懷念你一輩子,就是我的幸福。」

是該為韻音的舉動感動流淚?還是為韓諾的自以為是義憤填膺?我很迷惑。

直到韓諾開始與阿精共事,這一共事就是一百多年。阿精對韓諾的愛情是從韓諾如同撿流浪動物一樣把他撿回當舖,開始改變阿精起,戲裡韓諾去除阿精臉上的胎記、給他錢去治裝(阿精亂買又是一回事)、教他讀書寫字,戲裡比較快,書裡韓諾是手把手教阿精寫字,無論如何,這一切讓阿精脫離底層社會的舉動,怎麼不讓阿精感激?又怎麼沒有產生情愫這一天?

什麼時候點出的?第一段典當故事時,數學家林賢堂的妻子蘇婷偶然跟阿精的言談中提到的。很平常的對話,阿精常跟有潛力到當舖的客戶聊天,就算以後成為天使也會,只是位置的交換。惡魔時的他遊說客戶,激起他們的貪念,去第八號當舖;天使時的他循循善誘,不讓這些人去第八號當舖。

但韓諾將愛情典當了,他沒有能力愛阿精,他知道典當愛情的痛苦,所以韓諾拒絕孫卓典當愛情,孫卓堅持之下韓諾答應了,基於照顧孫卓,他的親人,他答應了。阿精懷疑過這是賠本生意,韓諾不以為然,當然阿精幫他改了帳。

韓諾私藏了孫卓的愛情,因為被影響,他開始偶俺對阿精釋放出喜歡的訊息,讓阿精竊喜;又在沒有被影響時對阿精冷漠,讓阿精暗自神傷。韓諾手上的愛情本來就不屬於他自己,他最後答應接受孫卓的交易是不是因為想回應阿精?這邊看不出來,雖然他確實利用了,對阿精告白、求婚、被燒死前對阿精的訣別,韓諾還是自私的,他以為功成名就是孫卓要的幸福,孫卓確實要這個,然而孫卓也想要韓諾的愛情,同樣出自對孫卓的疼愛。孫卓想要的跟阿精重疊了,韓諾基於想補償家人孫卓的心態而偏袒孫卓,責備阿精的失職。

「恭喜,這間當舖是你的了;這個位置是你的了;這支筆是你的了。」阿精以為自己被取代了,憤而離去。孫卓緊張的問韓諾他是不是拿了阿精的筆,韓諾不語,卻在孫卓問起帳目的時候淡淡的說阿精做的帳「從不虧本」。

韓諾還在糾結他是否愛上阿精時,阿精卻對他做出如此冷漠的反應,韓諾的心思回到孫卓,努力給孫卓幸福——然而他給的幸福也不是孫卓想要的幸福,死前的孫卓才知道原來韓諾是他的親人,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如此的荒唐,讓韓諾發現他依然沒有給孫卓他真正想要的幸福,一如他當年對待韻音。

和韻音時韓諾還擁有愛情;和阿精或孫卓時韓諾已經失去愛情,韓諾對孫卓是親情,對阿精呢?一個沒有愛情的男人是否能回應另一個深愛他的女人?孫卓在育幼院的朋友,酒保Peter看到韓諾不知為何苦惱時說:「夏娃是亞當的一根肋骨製造出來的,男人會愛上被自己改造的女人。」

最後韓諾取用了孫卓遺留下來的愛情,選擇與阿精一同灰飛煙滅。(電視劇39集,小說到此結束。至於為什麼要截接吻……就這段好截)

episode-39

這時候的韓諾重拾愛情,他知道阿精想要什麼,但來不及了。

阿精確實是韓諾改變的,他改變了阿精的生活、改變了阿精的樣貌、讓阿精學習到愛情,他愛上老闆了。有一段韓諾攬住阿精的橋段,讓阿精心神蕩漾,回到房裡大喊「韓諾是愛我的」,偶像劇裡喜歡製作這樣的橋段還真是有點道理。但韓諾還是懷疑的,他已經沒有了愛情,為什麼會對阿精「好像」動了感情?沒有愛情的人還真的不能愛,韓諾再度讓阿精失望。

看這小惡魔為了一個男人時而高興時而難過,活了百年表達出來的感情還是直接的像個孩子,更覺得韓諾很渣。

韓諾與阿精的關係

書裡沒有太多主從間感情的鋪陳,唯一最有力的鋪陳是阿精常抱怨韓諾做蝕本生意,卻仍替他作假帳,一次又一次。

阿精在春滿樓被欺負時大喊「當我得到權力地位你們一個一個都會完蛋」,他想爬到最頂峰,欺壓那些當初欺負他的人,但他到了當舖卻只是一個夥計,只是一個很有錢的夥計。阿精的低下在這裡可以顯現出來,他有錢時第一秒想到的是報復,我看到的時候覺得悲哀,中國自古以來不變的弱弱相殘。但很微妙的是,剛開始的宣傳照,阿精其實是站在比較後面的,拿著帳冊跟筆記帳。

【心得】欲望滿足的瞬間,即是償還的時刻——第八號當舖(下)

只是要強調站位,畫質不好就算了。

然而到了第二部,阿精在前面,甚至擠過新任當舖老闆高寒。

【心得】欲望滿足的瞬間,即是償還的時刻——第八號當舖(下)

這時候的阿精是被拿掉記憶的,他遺忘和韓諾的過去了。很微妙的是沒有了韓諾,阿精反而站出來了。韓諾沒有壓抑阿精,但他讓阿精甘願站在背後。如果是書的脈落,這很合理,電視劇比較趕,沒辦法做太多鋪陳,相對下比較可惜。

但杜德偉很帥天心很美我可以接受。

韓諾終其一生在學習什麼是幸福,他經歷了三個女人:呂韻音、陳精、孫卓,然而無論韓諾有沒有愛情,他都沒有參透幸福的真諦,在阿精身上他了解了,但來不及了。本來一無所有的阿精對他付出超越自己所有,最後連生命都付出了,直到付出生命的那刻韓諾才知道幸福,也是在韓諾的靈魂被一分為二時邪惡的韓諾甘冒生命危險白天出來見阿精。

但阿精愛的是完整的韓諾,不是邪惡的韓諾或善良的莫飛——更不用說莫飛愛的是韻音的轉世依依。最後愛上阿精的高寒讓韓諾的靈魂完整,圓了阿精多年的夢,阿精不需要恢復老白從他身上拿走的,對韓諾的愛與思念;不管回憶還在不在,愛都不會被以任何方式剝奪,雖然這樣有不連戲的問題,不知道劇組有沒有發現。

失去記憶的阿精沒有再愛上過誰——連陪在他身邊的白家人都沒有,除了白家人以外這些人當阿精孫子都嫌小,別忘了阿精從清末活到現代呢!

說韓諾渣言過其實了,他比較像自私,他的自私傷了很多人,傷得最重的還是阿精。我不戰CP——雖然我吃韓精。討論的是這層關係,天使與惡魔的戰爭傷害的是骨子裡其實是惡魔的阿精。幸好書裡的阿精沒有走向另一方,他跟韓諾走入歷史,只是第八號當舖歷史上的一小段,電視劇最後看似滿足了韓諾和阿精對愛情的欲望,但他們也被困在這個欲望中無法離開,如同戲劇的標語:

「欲望滿足的瞬間,就是償還的開始。」

以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