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這一天,我們在找太陽

兩年了,距離暴力又美麗的一天已經兩年了。昨天晚上11點多和朋友聊天,赫然想起,離那個狂飆的日子已經兩年了;離那個努力追隨民主的日子已經兩年了。

sunflowers

那時候我已經在工作了,因為錄取前幾天剛好碰上連假,所以3月初才上工。因為已經開始工作了,對社會的觀察開始有別於學生,越看越覺得……這個社會怎麼了,比學生時代還不單純,學生時代我就已經在懷疑高中時念的歷史,開始獨立思考,對歷史作更多思考,因為大家都在思考,不認真思考就輸了,雖然最後常常淪為嘴砲,不過嘴砲的時候其實也是激盪的時候,我很懷念那段時光。

所以看到學生衝進去的時候我沒有指責他們,也沒有馬上稱讚他們,只是想:「如果政府不搞這些小動作,這些學生何必衝進去。」寢食難安,飽受外面的威脅、媒體對他們不友善的解讀,尤其是在運動中被列為國家,應該被稱做國民黨的打手的警察在外面的威脅,可以在家吃的好睡的好,又為何要跑去立法院,然而在主流上似乎沒有人討論這個問題。

都是別人的錯,就算是那些人的錯,都不能這麼激烈,你們這麼激烈,所以你們是暴民、是你們的錯。

嗯,好棒的邏輯,我在大學都學不到的邏輯課。

我曾經在20歲的政治小出櫃說過,台灣有三種邏輯,邏輯、國民黨式邏輯、沒有邏輯,我本來想把國民黨式邏輯也列為沒有邏輯,後來想想,他們有邏輯,很好的邏輯,國民黨的邏輯,我錯怪他們了。

前同事有加我臉書,他說我是綠的,因為我常常在罵國民黨,所以我是綠的。是沒錯,出外看看綠意盎然的森林,吸收一下芬多精是不錯的休閒選擇。

屁,明明不是說這個。

自然要有藍天和綠地才能繼續維持下去,但藍色反而會毒害自然時,也就成了自然的毒瘤。我們都知道癌症的惡性腫瘤要摘除了,社會有了惡性腫瘤應不應該摘除?我想答案是毋庸置疑吧!

我相信太陽花可以是那個醫生,摘除腫瘤的醫生。

然而太陽花沒有那麼厲害,這是它的未竟之功,不過一件陳年陋習本來就不可能因為一個運動、一個變革而改變,但因為太陽花,我們發現其實台灣人都活在黑暗裡,視光明為異象,就像籠中鳥視飛翔為一種病,光很恐怖的,會吸走人的靈魂,就像以前歐洲人覺得洗澡會被魔鬼帶走靈魂。

少在那豪洨,光很恐怖的話你早就死了,以為是蝙蝠俠喔?更何況布魯斯韋恩也是要吃喝的。

對不起憤青了,總之站起來把光找出來台灣才會更亮,或許一時之間會覺得刺眼,別逼你的眼睛,給他一點時間,他會習慣的。植物是向陽的,動物其實也是,別覺得陽光刺眼。

有光明就有黑暗,但我們可以像太陽花一樣,選擇面向陽光。

今天是太陽花兩週年,桃園這邊沒有太陽,但天很亮,希望以後天空都可以這麼亮。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