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不是每個節日都愉快的

我相信有假可以放是很多人的小確幸,放假是應該輕鬆的、享受假期的美好、耍耍廢、腦袋放空一下,尤其是連假,幾天不用絞盡腦汁真的很開心。不過不是每個假日都應該開心以對,尤其是這個假。

二二八和平紀念日。

【散文】不是每個節日都愉快的

(via)

這是知名畫家陳澄波的作品《嘉義街外》,陳澄波也因此畫入為當時日本相當大的畫展「帝展」。粗獷不羈的線條勾勒出他的家鄉——嘉義,令日本展方相當驚豔,被封為台灣印象派的始祖,也有人認為陳澄波應該是後印象派,不過不管是印象派還是後印象派,陳澄波都是這種畫風的先驅,他的偶像是印象派大師梵谷,看到這幅畫可見一斑。

然而這樣的人才卻死於非命。

1947年2月28日起,北部的殺戮開始,陳澄波時為嘉義市議員,他和時任議員的地方名醫潘木枝連同其他議員一起到水上機場,準備跟前往的國民黨軍談判,然而國民黨的談判不是上談判桌,也不是用口語談判,國民黨人用武力、用槍枝談判,他們抓了潘木枝、在機場直接開槍打死陳澄波,而且曝屍數日,幾天後他的妻子跟人借了一台板車,吃力的把丈夫的屍身拖回家下葬。如今在嘉義的陳澄波紀念館還留著他被開槍打死時佈滿彈痕的血衣。

一代知名畫家就這樣被殺了,他只是去講道理的而已,不是暴民也不是狂徒。而陳澄波不是唯一一個,還有很多很多像他這樣的精英,都因為各種理由——無謂的理由,離家就沒有再回來,甚至連屍首都找不到,成為飄盪在荒野的一縷冤魂。

造成這麼大的死傷,兇手是誰?不知道;到底死了幾個人?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這場死傷中殞命沒有被列進名單?不知道。

英國史學家湯恩比有說過:「你把一隻標槍丟出去,丟的非常非常遠,但不管再怎麼遠,那枝標槍都在,沒有消失過。」歷史不會因為人們刻意的遺忘而消失,尤其從來沒有被釐清過的歷史、沒有被弭平過的傷痛只會結痂,永遠不會癒合。

中國作家巴金曾說:「不忘過去,才能走向未來。」每個人都是從過去走向未來,無人可被排除。二二八時很多人還沒出生,包含我,但歷史血淚斑斑,永遠不會被抹除,如果不想再看到有人消費二二八,釐清二二八、重新了解這件事,台灣才有走向未來的可能。放著一個謎團,任它永遠是一個謎,太陽依舊起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看起來二二八與過去無異,但坦白過去,未來才可以走得更穩健。

我希望明年可以不用再寫這種文章緬懷。以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